搜索 解放軍報

這是南昌起義第一批女兵的回憶……

來源:解放軍報微信作者:胡毓秀責任編輯:王麗娟
2021-06-18 16:21

百年大黨,風華正茂!

今年是中國共產黨成立100週年!值此之際,解放軍報微信“熄燈號”特別推出“百年黨史微講堂”欄目,講述紅色經典,弘揚先輩精神。

作者簡介

胡毓秀,文中身份為武漢中央軍事政治學校的學員。

南昌起義的第一批女兵

■胡毓秀

一九二七年七月中旬,武漢的氣候很熱,我因嚴重的貧血症入院療養。這正是極其動亂的日子,親密戰友一個接一個地離開,我的心更加沉重。最後,我下定決心不管身體如何,一定要離開武漢,趕上革命隊伍。

七月三十一日,我到了南昌。當天晚上,我在睡夢中忽然聽到四面炮聲隆隆,直到天明,終於得到證實:“我們的軍隊已經起義了!”

一九二七年八月一日的黎明,這個富有歷史意義的時刻,第一面紅旗在晨曦中升起在江西大旅社起義軍總指揮部的屋頂上。

沿路上,我看到南昌城完全變了樣。滿街張貼着革命委員會的佈告,街道上巡邏的武裝部隊都是頸上掛着紅帶子的起義軍,他們那威武的雄姿,整齊的步伐,一望就知是訓練有素、紀律嚴明的革命軍隊。看着這一切,我高興極了。

得知起義軍八月五日就要出發到廣東去,我也懇求一起去。於是,連同其他同志一共三十個女兵,大部分都是軍校的同學,便成了人民軍隊裏的第一批女兵。

八月五日,起義軍離開南昌,浩浩蕩蕩地向贛東方向進發。這時,正值三伏,烈日當空。我們每個女兵身上都揹着自己的換洗衣服和毯子。起初,每天走五六十里路,遇有緊急任務,一天走上百來里路也是常有的事。我們倒不覺得怎樣吃力,因為在武漢軍校受過半年的訓練,只是天氣炎熱,走路就苦了些,整天汗流浹背,衣服濕了又幹,幹了又濕。我們腳上大都起了泡,臉上的皮膚也曬得像紫銅似的。因為茶水供應困難,汗水又淌得太多,感到舌枯脣焦。偶爾在路旁發現有條小溪,就成了我們最幸福的時刻,忙從腰間取出漱口杯來喝個不停。

晚上宿營的時候,由於白天過度疲勞,不論什麼場合都能呼呼入睡。我們有時睡在露天,有時睡在田野旁。假如能找到一塊門板或一條板凳的話,那就是莫大的享受了。

就在這樣艱苦的環境下,我們也嚴格遵守紀律。用了老百姓的東西要付錢;借用的東西,臨走時一定要歸還。羣眾也熱情地對待我們。記得有一次我的布鞋穿破了,晚上宿在一個老百姓的家裏,房東是一個年輕婦女,我和顏悦色地問她:“表嫂,有什麼地方可以買到草鞋?”

她看看我赤裸着的雙腳説:“今天晚上太遲了,店子已經打烊了。”

我回到住房不久,一個孩子來叫我到他屋去,那位表嫂遞給我一雙半新的布鞋説:“這是我男伢子的鞋,你試試看合腳不合腳?”

“再好不過了,表嫂,這雙鞋值多少錢啊?”我高興得叫起來了。

“你們革命軍是講道理的,不像國民黨反動派那幫強盜,見了我們的東西就搶。”表嫂怎麼也不肯收我的錢,經過再三推讓,我實在拗不過她的好意,只得將布鞋收下,連忙從包裏拿出一雙新的線襪子送給她。第二天一早,當我們離開的時候,表嫂依依不捨地一直把我們送出村外。

一星期以後,部隊來到了撫水河邊。敵人早有戒備,將所有的船隻拖走,我們連一隻船也找不到了。

一聲令下,大隊人馬很快地就一個個“撲通撲通”地跳到水中。我們女兵們呢,雖然動作沒有他們男同志那樣迅速,但也決不落後。我們手挽着手,由前面一個同志喊“一二三四”,就一同跳到水裏。 不到一小時,便順利地到達對岸。

進入撫州城,宣傳隊四處出動,滿城張貼革命標語:

“打倒土豪劣紳!”

“土地歸還農民!”

“軍民是一家!”

由於我是江西人,便參加了街頭宣傳。這時,撫州城內有錢人大都逃離,貧苦的人們都以好奇的心情圍攏在我們的周圍。他們聽得很起勁,有的一面聽,一面點着頭,有的指手畫腳地説:“女兵講得倒蠻有道理,窮人要翻身,非打倒土豪劣紳不可。”

在這三天的宣傳中,我深深體會到黨的政策是深為工農羣眾所擁護的。

離開撫州以後,我們行軍的路線便由平原進入了武夷山區,到處是高山峻嶺,整天在崎嶇的山路上行軍。

走過一峯又一峯,崎嶇的山路好像沒有盡頭,有的人身體支持不住,為了驅除疲勞,大家都拉開了嗓門,唱起歌來:

“走向前去啊!曙光在前,同志們奮鬥;用我們的刺刀和槍炮開自己的路……”

雄壯的歌聲,此起彼伏,震盪山間,衝破了黑夜的沉寂。

(本文選自《星火燎原》,略有刪減;《星火燎原》是毛澤東題寫書名,朱德作序,無數革命前輩用鮮血和生命寫就的紅色經典,生動再現了壯懷激烈、驚天動地的革命故事,承載着我黨我軍的基因血脈,藴含着偉大的革命精神。)

輕觸這裏,加載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