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 解放軍報

94歲老兵講述:為什麼説共產黨員是特殊材料製成的?

來源:中國軍網-解放軍報作者:焦凡洪責任編輯:杜汶紋
2021-07-09 07:28

踐行入黨誓言

■焦凡洪

今年94歲的老兵孟昭身,身板硬朗,精神矍鑠。大家稱讚:“您在戰爭年代歷經艱險,到現在身體還這麼棒,不容易啊!”孟昭身説:“因為我趕上了新時代的好日子。打仗時我先後10多次負傷,有一次掩埋我的坑都挖好了,我又挺了過來。那時我們常説的話是:共產黨員是特殊材料製成的人!”

“共產黨員是特殊材料製成的人!”這是孟昭身最初聽他入黨介紹人説的。

孟昭身15歲就參加了八路軍。他先是在區中隊、縣大隊當戰士,後到魯西南軍分區第十一分區特務營當通信員。經歷了幾年戰鬥生活,他發現一個現象:每次上級召集全體人員開會,部署打仗等重要任務後,總有少部分人三五成羣地躲到一邊開小會。出於好奇,他曾去“偵察”過一次,只聽見這些戰友説,我們是共產黨員,在戰鬥中要做到輕傷不下火線,不怕流血犧牲……一位老兵告訴他:“人家是在開黨小組會,他們都是共產黨員!”

孟昭身還看到這些“黨的人”無論幹部戰士,在平時都是苦活累活搶着幹,打起仗來往前衝、不怕死……他不禁在心中琢磨:當共產黨員可真好!

一天,營部軍醫劉東太受教導員委託找他談話:“孟昭身同志,你入伍以來打仗勇敢,學習文化刻苦,工作積極主動,已被組織列為黨員發展對象……”

孟昭身激動地説:“我願意早日加入這個行列!”

班長李健培是老黨員,經常和他談心,他就問班長,人不都是肉長的嗎?為什麼説共產黨員是特殊材料製成的?

班長説:“你想想,咱八路軍是共產黨領導的隊伍,是不是和其他軍隊不一樣?再想想那次做手術的過程,你會從中悟出一些道理。”

一提那次做手術,孟昭身不禁打了個激靈,那是他當兵後第3次“掛花”:1943年底的一天上午,在伏擊日本鬼子的戰鬥中,一發炮彈在孟昭身旁邊爆炸,他感到腰部一陣劇痛,躺在地上就不能動了。戰鬥結束,戰友們把他抬到村頭一棵大樹下,醫生檢查傷口時説:“彈片在第4、5節腰椎間,必須馬上手術!”

孟昭身一聽要在身上動刀,吃力地説:“醫生,我前兩次‘掛彩’,不是包紮一下就好了嗎?”

醫生説:“這次不一樣,如不及時取出彈片,你會癱瘓!”

説是動手術,可當時既沒器械又沒麻藥,地上鋪一張破席子就是手術牀,從村裏借來一把剃頭刀算是手術刀,在火上燒一下就等於消毒了。

醫生説:“小孟,會疼一些,你要堅持住!”

孟昭身想,剛負傷時痛得汗珠子直冒自己都沒吭一聲,取塊彈片能有多疼?就説:“你幹吧,我能挺住!”

冰冷的刀活生生扎入肉裏,孟昭身覺得那痛真是撕心裂肺。由於彈片嵌入深、又處於身體要害部位,需要一點點剝離。他被4個身強力壯的戰友緊緊按住,想掙扎卻動彈不了,就請求説:“醫生啊,好醫生,求你停手吧,就讓彈片長在我身上吧……”可不管他怎樣喊叫,醫生仍繼續手術。班長一邊使勁壓住他胳膊一邊安慰他:“好兄弟,再堅持一會兒,如果不把彈片拿出來你就站不起來,當不成八路軍了。”

啊,為了能當八路軍打鬼子,孟昭身又咬緊了牙關……

彈片取出來了,大冷的天,醫生滿臉汗水,孟昭身由於在手術中疼得亂抓,手指都磨出了血……

孟昭身被藏在老鄉家養傷,這裏離他家只有10多里路。他告訴隊領導,千萬別讓父母知道,如果爹孃看到他這樣會心疼死的。經過兩個月休養,孟昭身歸隊了。他覺得戰友們見到他時除了更親熱,又增添了一份敬佩。

孟昭身回想着那段不尋常的經歷説:“班長,那時我意識清醒,靠的就是意志。我理解當一名優秀共產黨員就要在類似的考驗中,把凡胎肉身鍛鍊成鋼筋鐵骨。”

班長點着頭:“這要靠精神!打敗日本鬼子,讓老百姓過好日子,為實現這個目標,要心如鐵、志如鋼!”

1944年5月的一天,由軍醫劉東太和班長李健培作介紹人,孟昭身被批准成為正式黨員。那天夜裏,他半宿睡不着覺,反覆思考:共產黨員特殊在哪兒?就是要特別能吃苦,特別能打仗!

孟昭身在戰火中鍛打着血肉之軀,淬鍊着英雄精神。抗戰勝利後,他又跟隨部隊北上南下,先後參加了平漢戰役、承德保衞戰和淮海戰役,榮立大功一次,被提拔為連隊指導員。

1949年3月,孟昭身迎着明媚的春光帶領連隊意氣風發地向長江岸邊進軍。一天下午,家鄉的一個表哥在安徽合肥南邊的一個村子找到他,一見面表哥就哭了:“大兄弟,你父母親都被還鄉團殺了,你兩個妹妹託我找你回家為父母報仇!”聽到如晴天霹靂的噩耗,孟昭身蹲在地上失聲痛哭。

團政委任濤得知情況後專門派騎兵把孟昭身接到團部。孟昭身一見首長就瞪着眼睛説:“政委,我要回家報仇,殺了兇手我馬上歸隊!”

政委眼圈也紅了,他讓孟昭身坐到自己身邊,深情地説:“昭身同志,你的父母如同我的父母,你的心情我理解。可你想過沒有,我們馬上就要打渡江戰役了,去解放江南幾千萬父老鄉親,他們有多少人正像你父母一樣受到殘害啊!再想想,你們全連一百多號人哪個家中沒有一本苦難史、血淚賬?如果都去報自家仇、雪個人恨,那為廣大勞苦人民報仇雪恨的任務誰來完成?現在我們就要打過長江去解放全中國,到時殺害你父母的兇手必將受到嚴懲。你是連隊黨代表,全連官兵都在看着你。我們共產黨人的心胸不是不裝親情和孝道,而是要更寬廣一些、更遠大一些啊!”

聽了政委語重心長的一番話,孟昭身擦乾眼淚:“首長,我懂了,都怪我一時衝動,請黨組織看我的行動!”

參加渡江戰役,孟昭身被任命為營代教導員,他們營成為渡江突擊營……

目標高遠征程長,心胸壯闊鬥志昂。孟昭身帶官兵渡江後一直打到福建浦城,接着他和戰友們又從祖國大東南跨越到大西南,消滅國民黨軍隊殘餘勢力。

1950年7月,時任16軍47師特務營教導員的孟昭身在貴州畢節執行剿匪任務。恰在這時,國民黨軍隊一股殘餘勢力勾結當地土匪一千多人包圍了畢節縣城,氣焰十分囂張。

當時,師所屬部隊分散在貴州各地剿匪,駐守畢節縣城的只有特務營的一個連,情況萬分緊急。師長、政委和參謀長一起找孟昭身部署任務,政委説:“現在師部和畢節黨政機關都在城裏,還有那麼多人民羣眾,如果讓敵人的反攻得逞,不但羣眾的生命財產會遭受巨大損失,還會在大局上造成不利影響。師領導決定你帶一個排突圍出去,把你們營在赤水河附近的兩個連隊拉回來,粉碎敵人的陰謀!”

師長讓他談談執行這次任務的想法。孟昭身説:“敵人已把縣城圍得水泄不通,如果我帶一個排的兵力正面突圍目標太大,打出去困難。另外,兩個連隊駐地離縣城一百多華里,步行趕到那裏時間也長。”於是,他提出了完善作戰方案的建議。

師長説:“好,你這個想法大膽、機智、有擔當,只是增加了你們個人危險。小孟好樣的!”

深夜,孟昭身帶兩名偵察員憑着對地形的熟悉,從城牆東北角一個豁口潛出去,這時敵人大部分已經睡覺,留的崗哨也無精打采。孟昭身3人飛身上馬向前猛衝,待敵人醒過來要攔截追擊,他們已撕破包圍圈跨上了通向城外的大道。一路上,他們馬不停蹄,一直狂奔到第二天下午3點,趕到兩個連隊的駐地。

孟昭身立刻召開營黨委擴大會進行簡短動員:“同志們,畢節縣城的黨政軍機關和父老鄉親危在旦夕,我們跑快一步,他們就減少一分危險,考驗我們的時候到了!”

孟昭身把馬交給連隊馱武器裝備,這時他才發現自己的襠部和兩腿內側全磨破了。他顧不上疼痛,帶領官兵又開始了一百多華里的徒步急行軍。第三天凌晨,他們插到了包圍畢節的敵人背後。

孟昭身讓官兵們吃點乾糧稍作休息,他登上一個山頭察看敵情,對兩個連的連長下達命令:“我帶兩個排在中間,你們各帶兩個排在左右兩側,把機關槍部署在前頭,開火要猛,給敵人造成一種千軍萬馬的威懾!”

戰鬥打響,敵羣立刻亂了套。經過一番激戰,官兵們打死敵匪一百多人,匪首葛天一當場斃命……

畢節地委馬書記親率政府人員在城門迎接孟昭身和官兵凱旋。孟昭身又榮立大功一次。

孟昭身説:“忠於黨的‘忠’字,不是靠一顆‘心’託着嗎?這顆心需要在各種考驗中去磨礪啊!”

熱血鑄鐵骨,丹心映忠誠。無論是戰爭年代還是和平時期,無論是在工作崗位還是離休之後,孟昭身一直用堅實的腳步踐行着入黨誓言。

輕觸這裏,加載下一頁